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景区管理:上海迪士尼“禁带食品入园”争议面面观
发布时间:2019-8-13   浏览量:71

 

事件经过:

今年1月30日,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大三学生小王去上海迪士尼游玩。在入园之前,小王花40多块钱买了饼干等零食。但在入口处,被园方工作人员强制翻包检查,并加以阻拦。今年的3月5日,她将上海迪士尼乐园告上了法庭。

 

园方规定:

2016年刚开园时,由于民众对于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食物的规定反响激烈,上海迪士尼便规定称由于可能存在食品安全问题,所以只是“禁止自带已开封、无包装饮食”

不过从2017年11月15日起,乐园出台了新规定。根据其官方页面信息,乐园禁止带入的有:食品;酒精饮料;超过600毫升的非酒精饮料。600毫升以下的非酒精饮料则并未禁止带入。

 

上海迪士尼回应:

对于“禁止携带食品入园”,这一规则,8月11日下午,在回复央视财经频道记者的邮件中,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答复:关于外带食品与饮料的规定,与中国的大部分主题乐园以及迪士尼在亚洲的其他目的地一致;如果游客自己携带食品或饮料,可以在乐园外的休息区域享用。

 

律师声音:

有律师表示:这一规定违反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,还有其他一些强制法律性的规定。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第26条规定: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、通知、声明、店堂告示等方式,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、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、加重消费者责任等一些条款。

但也有律师认为:迪士尼限制消费者的主要目的是其自身有销售食品的需求,本着合理的原则,如果携带的是仅为自己所用合理数量的便利食品是符合常理的。但是如果携带的食品超出合理数量,迪士尼可以对此进行合理限制。不能片面地认为禁止携带食品这个规定就是霸王条款或无效条款,在特殊场合根据特殊需求做出部分限制是合情合理合法的。但一概不加限制无条件地禁止携带食品的规定是不妥的,也违背了常理,因此也可以判定它无效。

 

历史案例:

1.  巴黎迪士尼取消了禁酒令

迪士尼历史上曾有过著名案例,迪士尼最初禁止园内饮酒,但法国巴黎的乐园因此遭到欧洲人持续抗议,后来迪士尼不得不取消了禁酒令。

2. 上海曾“不予受理”起诉

消费者由于自带禁止自带食物把上海迪士尼告上法庭也不是第一次。2018年,苏州律师王军召同样提出民事起诉,主要围绕“入园开包检查侵犯人格尊严”以及“禁止自带食物侵犯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”的问题。当年8月24日,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该起诉“不予受理”,理由为“企业有自主经营权和管理权,被起诉人的经营方式已形成商业模式和国际惯例,并且也得到中国官方的认可,起诉人将’开包检查’和被告知’不得携带食品入园’的行为认定为侵权行为是对民事诉讼法的曲解。”

 

地域有别?

1、美国加州迪士尼、奥兰多迪士尼、巴黎迪士尼没有明确禁止携带食物进园

起诉上海迪士尼的原告方提出,经调查,美国和法国的3家迪士尼乐园并没有禁止消费者携带食物进园,园方的做法是在本质上排除自己的管理义务

2、香港迪士尼、东京迪士尼、上海迪士尼均对自带食物有限制规定

查询迪士尼官网发现,在香港迪士尼和东京迪士尼,同样有对自带食物限制的规定,也就是上海迪士尼所说的“与迪士尼在亚洲的其他目的地一致”。

 

“禁带食品入园”规定背后:卫生担忧VS谋求利益最大化?

声音1:为了园内卖高价食品

卫生担忧根本不值一驳,迪士尼自己也卖饮食,一样会产生垃圾;如果只是担忧卫生问题的话,迪士尼适当提高票价来充当“卫生处理费”,都比现在翻包检查吃相更好看。之所以不这么做,最好的解释是,在园内卖高价饮食挣钱更多。上海迪士尼乐园内的餐厅套餐大多在80元至100元左右,诸如玉米热狗、桶装爆米花等小食则价位在35元至50元左右。园区内的康师傅“涵养泉”售价为10元,可乐、雪碧等瓶装饮料售价为20元。

声音2:环保卫生变好了

也有游客支持迪士尼执行这样的规则。家住北京的大一学生陆同学说,她从2016年开始,每年暑假都会去上海迪士尼乐园游玩。自从2017年园区执行新规则后,她明显感觉到园内地面上的垃圾减少了。她认为迪士尼乐园人流量非常大,这样的规定可以大大减轻环保工作人员的压力。

 

其他国内乐园做法:

1.北京欢乐谷:北京欢乐谷官网规定:谢绝游客携带任何食品和酒精饮料进入,非酒精饮料容量不得超过600ml。建议游客入园前享用完携带的上述食品及非酒精饮料。

2.长隆野生动物世界、长隆欢乐世界、长隆水上乐园:官网在“游客服务”栏清晰标注:园区谢绝游客带入食品(婴儿食品除外)和含酒精饮品,每名游客可以带入一支(罐)不超过600ml的非酒精饮品。  

3.长沙方特东方神画:在游客须知中标注“所有液体、食品(含600ml以上饮料)……禁止带入园内。”

 

编后语:综观目前的新闻报道及评论,针对上海迪士尼“禁止携带食品入园”引发的争议中,有着来自多方面的声音:游客、律师、事件当事人(方)的上海迪士尼、媒体……但似乎缺乏了主题乐园同行业人士、国内其他主题乐园运营管理方面的声音。